迄今为止,我快四岁的儿子可能见过两次活生生的老虎,都是在动物园。最近一次是去年在加州的 Oakland Zoo。虽然如此,他还是很怕老虎,常常提到老虎。每到一个地方就要问,有老虎吗?而我呢,有时要是他离开我跑远了,我就来句:“有老虎!”。他就会很快速的跑回来。之后我又余心不忍的跟他讲,其实没有,老虎都在动物园的,我是怕你跑太远了。而他这个时候内心虽然很惶恐但故作镇定的且严肃大声说:“有,真的有哦!” 很可能是因为他真见过。

我承认这样不好,但确实有效。

最近看新闻,今年年初二,浙江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发生老虎咬死游客事件,之后咬人老虎被击毙。不过据当局称,这名游客系逃票翻入虎山。李土豆我也看了下视频,心里很吃惊。网上对于此事件褒贬不一,又说受害人没有安全意识,有说逃票不该,有的网友戏称要双方受害人都来称述,因为老虎事发被击毙,也是受害“人”。有的斥责动物园管理不当。也看到一篇文章分析到咬死受害人的是两只老虎(额,突然有儿歌的既视感)。讲到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贪图便宜的“欲望老虎”,可谓『驱园中虎易,驱心中虎难』。

在我的草稿箱里,也保存着一篇『老虎』的文章,今晚我想把它写完。首先必需申明下,我不是标题党,这篇文章我起意要写已经有近4天。年前就打算了。无奈一直没想好切入角度。后面会解释。

Richard Parker 理查德·帕克

Richard Parker

最近断断续续地又看了遍 Life of Pi 《漂流少年Pi》。李安的电影,上次看是2012年。人家常讲,大导演拍的电影,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,也不管你理解了电影多少,看完总会总会有种冲动要来句:“哇塞,真牛!”。我就是带着上次观看后的这种冲动来看第二遍的。不过这次看到Pi和老虎的那段自然是不忘记把儿子叫过来让他坐在我边上一起看,偶尔还发出声音对他说:“你看,老虎哦。“,而他是边捂着脸边逃避说到“啊,老虎在船上?”

少年Pi里面的老虎叫Richard Parker,很奇怪是个人的名字。电影解释了,因为当初捕到老虎的人是个马大哈,在登记的时候把自己和老虎的名字写反了。他的名字就成了老虎的名字。不过导演似乎有意的在隐喻老虎也是一个人。就像刚刚新闻里面的要求双方受害人家属来评理一样。

电影不细讲了,近2个小时的电影,大部分篇幅落在少年Pi和老虎在海上的经历上。表面上看是一场海上历险记,其时是讲了一个信仰上『救赎』的故事。如果你还记得的话,影片开始Pi小时候一口气接受了三个宗教信仰,基督教,伊斯兰教和印度教。当他要接受这么多宗教的时候,他父亲在饭桌上说:“Pi,如果你每个宗教都接受的话,你的每天差不多都是节日了”。哈哈之余,也反应了宗教对社会的影响。下面谈谈电影里面主要的两个故事:

第一个故事

Pi举家迁往加拿大,与他们同船的还有动物园的动物,结果中途发生沉船,除了Pi,家人全部遇难。Pi侥幸落在救生艇的舱盖布上得以生存,与他同处一艇的还有一条鬣(音lie,烈)狗、一只断了一条腿的斑马、一只母猩猩,以及一只成年孟加拉虎 Richard Parker。在漂流的最初3天,鬣狗咬死了猩猩,活吃了斑马,老虎又杀死了鬣狗。接下来这个少年在海上求生的故事,就是如何对付Richard Parker(老虎)的故事。自知无法战胜老虎的Pi最终选择与它一起面对漂流生活。7个月中,他要收集淡水、捕鱼捉虾,他要使用一切海上生存技能喂饱老虎,也让自己活下来。当然,这场漂流也遇到了暴风雨、鲨鱼的袭击以及各种精彩而血腥的险境。在Pi与老虎所剩的食物耗尽后,陷入绝望的他们已准备从容赴死。但奇迹的是他们随着小船漂到了一座天堂般的岛屿。在短暂的停留休整之后,他发现这儿是个食人岛。惊恐的Pi与老虎再次开始了漂流,直到在墨西哥的海滩上获救,那只老虎却头也不回地消失了。

在Pi被救上来的以后,发生沉船的日本公司派了2个人来调查事故原因。当Pi讲了第一个故事后,两个人根本不能接受,这一切太奇幻了,Pi和老虎,暴风雨,鲨鱼,食人岛这一切。最后Pi讲了另外一个故事:

第二个故事

其实,救生艇上并没有动物,只有一个厨子、一个断了腿的水手、Pi和他的母亲。厨子先后杀害并吃掉了水手,然后又杀死了Pi母亲,最终Pi忍无可忍同样杀害并吃掉了水手。最终只有Pi活了下来。

网上有几篇电影的影评 [1],[2],说真的我没有看出这么多,看了分析以后,一方面感叹导演的深思熟虑,前后呼应,一方面也对自己的这篇文章无从下笔。导演有太多对宗教,灵魂,苦难的探讨。这就是迟迟未写的原因。

心中的“老虎”

正如我的孩子现在对老虎的体会仅仅只是来自于父亲强加的恐惧,Pi年少的时候也是一样,所以有了一场拿肉来喂关在他家动物园里面的Richard Parker的经历。还好哥哥和父亲急忙阻止,Pi的父亲应该很会教育孩子,善于当场教育。他不惜牺牲一只羊,也不顾Pi幼小的心灵可能受到的创伤,上演了一场“老虎吃羊”的场面给Pi,并且告诉Pi替他捡回来了一条胳膊。可是年少的Pi说,“他在Richard Parker的眼睛里,看到的只是他自己。”

理性(科学)与灵性(信仰)

Pi的父亲无疑是一个很理性的人,在饭桌上,爸爸也教导Pi:一个人不能同时信仰这么多宗教,如果你什么都信就代表什么都不信。然后又告诉Pi,希望Pi拥有自己理性的思维,甚至与老爸信的冲突都没关系,只要是出于理性的。而母亲则说:“科学解决外在的问题,而不是内在的。”

电影里提及了两人的背景:父亲被现代医学救了一条性命,所以他相信科学,代表着理性;母亲倾向于宗教,代表着信仰。电影里还特意强调,母亲舍弃家庭跟随父亲,信仰是她与过去唯一的联系。

在一个家庭里,父亲和母亲的说法不同,少年Pi面临着抉择。要理性还是要信仰。

这就是为什么,Pi要讲两个故事。

第一个故事:母亲的故事-有关灵性

第一个故事的主角后面就只有Richard Parker和Pi。其时只有一个存在——一体两面。老虎Richard Parker代表的是理性(肉体,科学,现实)的一面,Pi是灵性信仰的一面。一体的两个面在第一个故事里面,先是冲突到后面才慢慢合一。

比如当老虎饿的受不了跳入海中捕鱼,然后上不了救生艇时,Pi想借此杀死老虎。后来Pi发现没有了老虎,自己也会崩溃,所以又想办法把老虎救起来。

比如当Pi捕到一条大鱼的时候,他自己亲自感谢他信仰之一的宗教的神,亲自以鱼的化身来奉献自己拯救他们。但是你注意,Pi其时把鱼全部给了老虎,其时就是他的理性(肉体)。Pi作为灵性的一面去感谢”神“的供应。

Thankful

比如当他们遇到大风浪,闪电,雷鸣时,Richard Parker是吓得躲在了救生艇的帆布里面,Pi则几近疯狂的吼道:”It’s beautiful, it’s a miracle“,并且拍打着帆布让老虎出来一同观看。遇到神迹奇事时理性的老虎常常埋头不敢看,不愿意相信,只当是一场风暴。信仰的Pi把它当成是神的作为,兴奋的大声疾呼。

Miracle

最后,当经历了食人岛之后,灵性的Pi终于领悟了一切都是神的带领,一切都是神迹(sign)。Pi临离开食人岛的时候猛吹口哨召唤老虎,此处旁白:”I knew he wouldn’t be late“。而此时的老虎(理性)从远处顺服的奔跑过来。然后就是Pi灵性的一段告白:

1
2
3
4
Even when God seemed to have abandoned me, He was watching.
Even when He seemed indifferent to my suffering, He was watching.
And when I was beyond all hope of saving, he gave me a rest,
then gave me a sign to continue my journey.

Sign1
Sign2
Sign3
Sign4

最后的最后,老虎上岸后,头也不会的离开了Pi走进了森林。此时的Pi完全明白了救赎的意义。理性和心里的老虎,既不会与他有如像在海中漂泊时的挣扎对立,同时理性也不会单独存在了。Pi被救赎了。之后Pi常常怀恋Richard Parker,那个站在他灵性对立面的理性。现在活着好好的Pi是完整的融合了理性和灵性的被『救赎』后的人。理性的老虎已经被灵性化了。

第二个故事:父亲的故事-有关理性

对于神迹(sign)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,比如调查事故的两个日本人。第二故事里面确实没有老虎,我是指现实世界里面的真的老虎。注意电影里面怕观众看不懂,特别最后让演员复述了一遍两个故事里面的对照关系:母亲=猩猩,厨师=鬣狗,水手=斑马,老虎=Pi。第一个故事里面信仰层面的Pi没有了。取而代之的是老虎,没有信仰层面的Pi,只有一个充满理性的Pi。理性,那是关于父亲的故事。Pi心中的那条老虎已经把年少的Pi吃掉了。爬出来的是一个理性人。诚然第二个故事没有凶残的老虎,但是比第一个故事更苦,更惨。有人说第二个故事是真的,Pi其实真的是吃了厨子,甚至还有人分析,Pi也确实吃了自己的母亲。比如食人岛莲花和牙齿的隐喻等等。

当别人问李安两个故事的真假时,他有意回避,不正面谈论故事的真假。大导演的高明之处也在此。”当你在看风景的时候,你也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“ 当你在试图分析第一个故事多么的不合理,以至于明明沙漠中才有的狐獴怎么密集的会出现在海里,多么的奇幻,第二个故事虽然作者心里多么不愿意承认,多么的接受不了的时候但是的确符合事实的时候,你生命中的”老虎“在哪里,他是否已经跃跃欲试,从你的对立面变成了你的整个代表?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

英国诗人Siegfried Sassoon的诗作《In me, Past, Present, Future meet》里面有一句 “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.” 后来被诗人余光中翻译成『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』。Siegfried Sassoon这句话,表达了人类内心的两面性,理性和灵性,或者说兽性和良心。

圣经上也讲:『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,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。』(创1章27节)。人的灵性或良心是来自神。可是当我们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以后,罪入了世界。我们常常靠我们从神而来的但不完全的且有罪性的理性在世界征战。也因此发展出了科学和宗教。科学是用人的理性去认识神的规律,宗教是用人的办法去寻找神。一切都是心中的那条孟加拉虎在征战,那个“虎”就是第二个故事里的灵性被吃掉的Pi,那个虎就是充满了理性之上,科学主义的现实世界的你和我。

Pi的一生,不也正是我们漂泊征战的一生吗?
在你生命的小船上,你会放任失足落水的“老虎”而不顾吗?
在你生命的小船上,你会去邀请“老虎”和你一起去观看和高呼“It’s a miracle, it’s beautiful”吗?

保罗讲『我们若果颠狂,是为神;若果谨守,是为你们』(哥林多后书5章13节)。当我们的灵性占据上风,你能否体谅到理性的忧伤,当我们完全被理性吞噬,我们可否想到灵性来的光芒?

于力工牧师曾经总结到:“理性灵性化,灵性理性化”。基督信仰带来的是平衡的人生,一个被灵性对付了的理性,一个和理性合一的灵性。

电影最后Pi问来访的记者,这两个故事,你相信哪个?记者说,有老虎的那个(第一个)。
Pi回答:所以你跟随上帝。

朋友你生命中还有“老虎”吗?

2017/01/31@12:30AM 于加州


如果这些文字对你有帮助,或者你也愿意一起寻找,欢迎点击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。知道你很忙,但愿我写出来的文字对得起你看得时间。:-)。
微信公众号

参考:

  1. 李安的隐喻森林与少年Pi的三个故事 https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5682066/
  2. 还原故事的真相:少年派毫不奇幻的残酷漂流 https://movie.douban.com/review/566681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