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alm 23

1
2
3
4
5
6
7
1.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
2.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。
3.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
4.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。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
5. 在我敌人面前,你为我摆设筵席。你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。
6.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
(诗231-6)

诗篇23篇是圣经中很美的一篇,常常用在各种场合中,比如婚礼,葬礼,题词和礼物上。诗篇23篇不光可以诵读也可以唱出来,很多的歌曲取词就是来自于此。司布真称之为“诗篇中的明珠。” 也有人说:“Blessed is the day when Psalm 23 is born。”(诗篇23篇诞生的那一日是应当称颂的。)

诗篇23篇到底讲了什么?

诗篇23篇的作者是以色列的大卫王 (King David)。大卫幼年时曾为牧童,被耶和华膏立,后辗转征战,且被当时以色列第一任君王扫罗追杀,历经坎坷,最终被神尊荣高举,成为以色列之君,直到离世,始终与主相随。诗篇23篇大卫以自己一生的经历,见证耶和华神对他自始至终的眷顾,引领,保护,供应,安慰和赐福。
  
虽是写大卫自己的一生,但诗人大卫借着自己幼年牧羊的经历,以羊与牧人的关系为切入点,以小羊一生的经历来描述耶和华神对信徒的呵护。读起来,如蜜绵长且优美。

1.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(耶和华是我的供应)

第一句是小羊的心声,耶和华是我的牧者。主语是耶和华神,小羊把神比做牧者,是非常亲密的一个比喻。在旧约,以色列人敬畏神,人不能见神的面,当年摩西见神时要脱掉脚上的鞋子。就连神的名字也不敢直呼,以色列人到今天也是这样。神的名字「耶和华」来自四个字母 YHWH(I AM that I AM 中文翻译成,我是我所是的那个)。比如说神是光,是爱,是道路真理生命。

小羊不光称呼耶和华为牧者,而且小羊宣告耶和华是「我的」牧者。是一个非常个人(personal)的关系。因着这样的一个关系和宣告,才有了 「我必至于缺乏」。中文的「必」是翻译加上来的,原文没有。
「必不至」表明不论是环境的变化,生命的波折,我总不至于缺乏。英文KJV版本对缺乏的翻译是「I shall not want」。缺乏翻译成「want」很有意味。其实今天我们对物质的不满足,常常不是因为「我需要」(I need),而是因为「我想要」(I want)。我们需要的东西真的很有限,想要的东西却非常多。古话说「家有谷粮万石,一日不过三餐;家有广厦千间,夜卧不过八尺」。想想吧,你想要的就是你真正需要的吗? 诗人说「若耶和华是你的牧者,你就必不至缺乏。」

2.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,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。(耶和华是我的满足)

青草地乃是羊的食物,当羊没吃饱时它不会是躺下,应该是站立吃草。同样在水边也是这样。诗人不明写小羊的「吃」与「喝」,反而写「躺」与「卧」,羊必须在吃得饱足,外部安全,没有野兽来侵,内部没有争斗的状态下才能够躺卧安歇。所以「他」(耶和华)是羊内心的满足。  

3.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,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。(耶和华是我的道路)

前两节都是讲小羊的经历。这一节却跳到「灵魂苏醒」与「义路」上来了,好像不是太容易理解,这大概源于中文翻译的有些过度。

译作「灵魂」的这个字,在希伯来文是「nephesh」,最基本的意思是「生命」,所以「nephesh」大部分可以直译成「我的生命」或者「我」。「苏醒」在原文是「shoob」,主要意思是「回来,回去,回转」(restore)。「义路」的字面意思就是「正确的道路」(right path)

所以这段可以翻译为「祂领回我,为自己的名,引导我到正确的道路。」

所以第三句字面意思也还是讲小羊的经历。羊在各样动物中,是比较愚笨的一种,它常常迷路,丢失,没有自我保护之力,需要不断的看顾,引领。所以才有了牧者的带领羊归回到正确的路上,正确的路既可以是有青草地溪水边的道路,也可是是阻止羊迷失和受野兽攻击的道路。也就是第四节所讲的「死荫幽谷」。

也有一种讲法是「灵魂苏醒」也是讲到牧者对小羊的医治。羊跌倒四肢朝上,需要牧人立即将它翻过身来,不然,羊很快就会死去。因此,羊需要牧人经常性的医治。

4.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你与我同在。你的杖,你的竿,都安慰我。(耶和华是我的安慰)

第四节看上去好像又是用的比喻,尤其是「死荫幽谷」(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),后来稍微了解一点以色列的地理,才发现大卫牧羊时期,据说在耶利哥南方,位于耶路撒冷通往死海的路上,真有一个山谷称为「死荫的幽谷」。大凡从西班牙到大马士革的牧羊人都知道。

这个谷深七、八尺,途中还有沟渠,很窄并且只允许一只羊能一次通过才能到前进到有草的绿洲。山谷中有虎视眈眈的野兽,等着猎食不幸跌落的小羊。这时「杖」和「竿」都是牧羊人必须要带的两个工具。「杖」比较重,顶端带有金属利器,用于和野兽搏斗;「竿」比较长,牧者的拐杖,顶端带有弯曲,羊走偏或走到危险之地,牧人就有杖的弯曲部分钩住样的颈项把羊拉回来。

5. 在我敌人面前,你为我摆设筵席。你用油膏了我的头,使我的福杯满溢。(耶和华是我的福杯)

第5节以及最后一节描述了小羊回家画面。「油」和「杯」也是牧人不可少的配备,但一天的旅程结束时,牧羊会在羊门外,一一检查羊只。橄榄「油」用来涂抹羊的伤口,「杯」用来盛水给羊降温。小羊的一天从青草地,溪水边开始,行过死阴的幽谷,最后来到的是牧羊人预备的筵席,这也好像信徒一步步登高的灵程。神同在的保守,能够将我们安全带返家门。

6.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,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,直到永远。(耶和华是我的居所)

第6节,原文以「必」开始且请用的战场上被敌人「追赶」这个动词。诗人大卫,联想到自己早年被扫罗王追杀的经历,不过他定睛的不是在自己的所遭受的苦难上,诗人将这样的负面经历转换且联想到神的「恩惠慈爱」一生一世的「追」着他。

最后半句,「住在耶和华的殿中」,「住」字原文更适合翻译成「归回」,和之前「灵魂苏醒」的「苏醒」一样。此处的「住」和圣经其他里面多次提到的「住」(abide in, dwell) 字不太一样。比如:

  • 诗篇61篇4节『我要永远住在你的帐幕里 (abide in thy tabernacle),我要投靠在你翅膀下的隐密处』
  • 约翰福音15章5节『我是葡萄树,你们是枝子。常在我里面的 (abides in Me),我也常在他里面,这人就多结果子;因为离了我,你们就不能做什么。』

当小羊的走完一天的行程,认识到牧者的带领,那位牧者是「我的供应」,「我的满足」,「我的道路」,「我的安慰」,「我的福杯」的时候,小小羊也由衷的发出要归回到牧者那里,让牧者成为「我的居所」。

圣经约翰福音10章14节,主耶稣说『我是好牧人;我认识我的羊,我的羊也认识我』。朋友,愚笨倔强的小小羊认识他的牧者,你愿意寻找你的牧者吗?『我的心哪,你曾对耶和华说:“你是我的主;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。』(诗篇16篇2节)

2017/02/18@12:29AM 于加州

参考:

  1. http://news.edzx.com/zhendaoqu/jiangzhangqu/2012-06-01/4898.html
  2. 题图: https://dribbble.com/shots/1051908-The-Lord-is-my-Shephe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