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一

我有种感觉:人常常处在「制造表象」和「迷于表象」这两个漩涡之中。

人总是谋划自己的道路,但次好的东西常常挤压了上好的东西,我们经常沉迷其中却不知。此为迷于表象。

人常常为某件事情找个理由。用人为制造的一个次要的理由来隐藏最根本的那个理由。此为制造表象。

人何其的苦,一个完整的人竟有如此的两个对立面在体内存在,好像人格分裂一样,无法合一。

在神的眼光里只有两种人:一个是在亚当里的旧人,一个是在基督里的新人。教会是由一群在基督里的信徒所组成(我们常称为蒙恩的罪人)。神看教会如一人,都在基督里,这是神的心意,要求教会整体的合一。单个人的常常都做不到合一,教会合一恐怕更难。最近教会查完以弗所书,里面就讲到教会的合一问题。读完我就在想,既然合一这么困难,那么我们如何看待它呢?还好土豆不知从哪学了一招,看待问题要从正反两个方面看。所以今天就聊一聊「合一」的正反面吧?

合一的对立面

《三国演义》开篇第一回就论到「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」。所以「和」对应着「分」,那么「合一」大致可以对应下面三个词。「分化」,「分离」和「分裂」。这三词程度不一,意义也大不一样。那就先聊聊合一的对立面。

分化

分化,英文是 evolve。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在母亲的肚子里近10个月,从最初的受精卵开始慢慢分化出头、躯干和四肢,虽然经过分化但是最终呱呱坠地的是一个小婴孩。拿婴孩举例,分化是从一个源头(受精卵)化出不同功能和用途的身体器官,这些不同的器官之间仍然是有机的联合在一起,成为一个有机体(organsm)。

牧者们常常提醒我们,教会是一个有机体(organism)而不是一个单纯的组织(organization)。组织是死的,有机体是活的。活的东西需要生长,这个过程就是分化。所以分化不会破坏合一。分化是在合一的前提下带出扩张和壮大,内在的源头还是同一个。分化是复兴,更是祝福,也是合一的直接目标,用大俗话讲就是「在一起共同成长」。

如同神在以赛亚书54章给以色列百姓的命定,也是神给教会给每一位跟随神的人的命定。

以赛亚书54:1-3 『你这不怀孕不生养的,要歌唱。你这未曾经过产难的,要发声歌唱,扬声欢呼。因为没有丈夫的,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。这是耶和华说的。要扩张你帐幕之地,张大你居所的幔子,不要限止,要放长你的绳子,坚固你的橛子。因为你要向左向右开展。你的后裔必得多国为业,又使荒凉的城邑有人居住。』

分离

分离对我而言是一个中性词。《论语》里讲「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」。和而不同是我们老祖宗的修身的追求。能做到实属难能可贵,大多数的时候,不同带来的就是分道扬镳——分离。好一点的话,可能是老死不相往来,恶劣些的可能极尽诋毁挤压不同的一方。

信与不信者之间的分离

分别(differ)带出分离(separate)。

分别是神的心意,分离却不一定是。以色列人中有一群独特的人被称作拿细耳人(nazir)。他们是一群奉献出来终生过分别为圣的生活的人。拿细耳字面的意思就是「分开的」和以色列大祭司头上的金冠冕是同一个词,翻译出来就是圣经所写到的『归耶和华为圣』(民数记6章8节)。

当年使徒保罗也是这样的大声疾呼『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?基督和彼列(“彼列”就是撒但的别名)有什么相和呢?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?』(哥林多后书6章13-16节)。

神要我们分别为圣,做光明之子与黑暗,罪的权势脱离。神的心意本是如此。今天很多教会的慕道友来了一两次慢慢的就不来教会,无法进入教会基督里。归根结底还是分别带出来的分离。到不是信徒故意有这样的行为或态度,多数时候是双方深存心底的观念和想法的差异。能否去除这样的「分别」直接决定了传福音的成败。

信与信者之间的分歧

分歧(divergence)导致分离(separate)。

《创世记》13章7-9节记载了亚伯拉罕和侄儿罗得的分离。

当时,迦南人与比利洗人在那地居住。亚伯兰的牧人和罗得的牧人相争。 亚伯兰就对罗得说:“你我不可相争,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,因为我们是骨肉(原文作“弟兄”)。 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?请你离开我:你向左,我就向右;你向右,我就向左。”

这次的分离是由于牧人之间相争,并不是亚伯拉罕与侄儿罗得当面的争执。牧人们可能是为牧羊的草地和水的分配而起了分歧。神的仆人和朋友亚伯拉罕和『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』(彼得后书2章7节)就此产生了分离,而且神也许可了。

使徒行传十五章37-40节记载了保罗也和巴拿巴的分离。

巴拿巴有意要带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; 但保罗因为马可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,不和他们同去做工,就以为不可带他去。 于是二人起了争论,甚至彼此分开。巴拿巴带着马可,坐船往塞浦路斯去; 保罗拣选了西拉,也出去,蒙弟兄们把他交于主的恩中。 他就走遍叙利亚、基利家,坚固众教会。

这次的分离是由于在福音事工用人上的分歧。对马可的使用上巴拿巴和保罗有了分歧。初期的保罗是「事工导向」(task-oriented)的人,而巴拿巴(巴拿巴名字翻出来就是「劝慰子」)是「人际导向」(people-oriented)的人。

我们都知道保罗在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,在提摩太后书4章11节又论到马可『独有路加在我这里。你来的时候,要把马可带来,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(“传道”或作“服侍我”)』。所以保罗对马可的态度经过了一个转变。但是在传道的初期确实有和巴拿巴产生了这样的分歧,而且神也许可了。

「分离」本身而言,不像「分化」那样是合一的积极一面。「分离」对于合一不好直接论断,可能偏中性。
分别带出的分离我们可能需要克服,主内分歧带出的分离,我们无法论断且不可论断,神若许可,我们就默然不语。

分裂

分裂(break up)故名思义将原先合在一起的东西从中折裂开来。如果说「分化」是由内而外的生命力在起作用的话,「分裂」就是外在的力量作用在里面。分裂带来伤害,破坏完整,阻碍成长,是「合一」的消极面。

合一都会有一个共有的源头,比如分化完成的婴孩还是一个完整个体一样。分裂则是要从一个有机的源头里面在长出一个源头。这需要外力的作用,因为一个有机体只会受控于一个指挥,不会去自残去强出头。

强出头就是要凸显自我,也就是内心的骄傲。「分裂」是由于内心的分歧加上自我的骄傲孵化出的怪胎。如同撒旦魔鬼,魔鬼之所以成为魔鬼是因为他们的骄傲,不是因为偷,也不是因为抢,或者奸淫。

以赛亚书14章12-15节记载了原先的天使,堕落后的撒旦的内心以及结局:

12 “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啊,你何竟从天坠落?你这攻败列国的,何竟被砍倒在地上? 13 你心里曾说:‘我要升到天上;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 神众星以上;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,在北方的极处。 14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;我要与至上者同等。’ 15 然而你必坠落阴间,到坑中极深之处。

「我要……,我要……,我要……,我要……,我要……」,从来都是以「我」为中心(self-centered),我就是神「我要与至上者同等」。试想撒旦的堕落从强出头开始,如今撒旦仍在做工。『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,如同吼叫的狮子,遍地游行,寻找可吞吃的人。』( 彼得前书5章8节),所以一切教会分裂的外在力量必有撒旦的力量的参与。

合一本身

谈完了合一的几个对立面:「分化」是积极的一面,「分离」是中性的一面,「分裂」是消极的一面。
再看看合一的本身。以弗所书启示了教会是基督的身体,基督是教会的头。圣经从根本上告诉了我们合一的源头是基督。我们都是肢体(身体)。没有身体想方设法希望分裂的,从来没有。

道理我们是知道的,但是人处在「制造表象」和「迷于表象」的漩涡之中也常常无能为力。「合一」(unity)的期望给我们带来「划一」(uniformity)的重担。合一是神的要求,划一是人的手段。貌似神人配合,与神同工,可实在是像要给断臂维纳斯接肢,把比萨斜塔扶正,让蒙娜丽莎露齿……

再多的活动,再多的交流,甚至再多的奉献和帮助,如果不是出于神,都会沦为人手所作的「划一」。再多的「划一」就像胶水,涂再多层该裂开还是裂开,因为是「涂成」一体不是「长成」一体。

『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,认识神的儿子,得以长大成人,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;』 (以弗所书4章13节)。

朋友,「合一」需要成长,长在一起的到死也不分离。

2017/02/22@1:32AM 于加州

参考:

  1. 题图 https://pixabay.com/en/connect-connection-cooperation-20333/